□記者谷武民李曉敏張朝通訊員王軍偉
  閱讀提示|5月19日晚9時許,滑縣焦虎鄉衛生院附近,一起車禍讓40歲的緱女士頭部嚴重受傷後昏迷。她被送往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滑縣醫院救治。
  病情危重急需轉院,可傷者在被送上救護車後無奈又撤回,只因車上沒有呼吸機。
  求助安陽、求助鄰市,都沒有結果。在苦苦煎熬幾個小時後,5月20日凌晨3時許,病人家屬情急之下撥通本報熱線求救。
  一場生死較量的“火線救援”就此拉開序幕。從凌晨3時40分離事發地滑縣最近的大河報駐鶴壁記者接到報社指令,到中午12時30分,病人躺在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專家會診的手術臺上,9小時的轉院營救爭分奪秒。
  一場特殊營救,一番無奈糾結,一曲生命禮贊。
  生命大於天,一次“破例”能否給人以啟發?一種大愛能否超越各地120急救“屬地化管理”制度的堅冰?昨日,大河報記者就此問題進行深入調查。
  事件還原|沒有高配救護車重傷病人轉院犯了難
  5月19日晚8時35分,一場橫禍來襲。家住滑縣焦虎鄉的緱秀麗與丈夫司連剛洗完澡準備回家,走到鄉衛生院附近時,緱秀麗突然一聲慘叫,摔到在地,一輛摩托車衝出十多米後也車仰人翻。
  “沒看見燈光,沒有剎車聲音,直接就把她撞飛了!”司連剛說,他忙驅車拉著妻子趕往40公裡外的縣醫院。走到一半路程時,他們與120救護車相遇,傷者被送到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滑縣醫院。
  據司先生介紹,晚10時許,他的妻子被送進急救室,經近1個小時的搶救,院方認為傷情嚴重,需轉到醫療條件更好的醫院。
  “本來已經上救護車了,準備送到位於衛輝的新鄉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,但又撤下來了,因為車上沒有呼吸機,病人撐不了多久。”傷者外甥張明鶴對記者說。
  醫院苦無良方,家屬心急如焚,問遍就近的濮陽市、滑縣多家醫療機構,均無法找來帶呼吸機的救護車。
  傷者遠在南陽的姐夫是大河報讀者,次日凌晨3時,他向大河報熱線求助。(下轉A06版)
  (上接A05版)
  苦苦尋覓|“呼吸機救護車”,你在哪裡?
  5月20日凌晨3時40分,距離病人最近的大河報鶴壁記者站記者手機驟然響起。人命關天。報社領導發出緊急指令,就近尋找配有“呼吸機救護車”的醫療機構。記者爭分奪秒,開始八方求助。
  3時50分,撥通病人家屬電話。4時30分,記者趕往現場,救護車,呼吸機,呼吸機,救護車……一個個電話圍繞著這6個字發射到豫北乃至省會的多家醫療機構。
  4時47分,鶴壁120接通,表明本市救護車不好出市,但提供該市條件最好的醫院聯繫辦法。
  4時57分,記者聯繫鶴壁市人民醫院。對方解釋說,醫院有兩台這樣的救護車,但是主要滿足本地救治,如果外出需要領導審批。提供值班領導辦公室電話,記者撥打無人應答。
  隨後記者聯繫鶴壁京立醫院急診室電話,沒有此類救護車。
  時間分秒流逝。
  5時17分,聯繫到長垣縣河南宏力醫院急診科,值班人員態度明確:救護車滿足本院病號。
  5時22分,鄭大一附院傳來信息:急診室建議家屬與大夫聯繫,沒有大夫沒法出車。
  10分鐘後記者聯繫安陽市120,答案與鶴壁一樣,不能異地出車,可以與醫院直接聯繫。
  5時36分,安陽中醫院的答覆是,醫院車載呼吸機救護車比較簡易,無法滿足長途。
  記者還聯繫了省會鄭州和豫北安濮鶴三市幾家骨幹縣級醫院,不是沒有設備,就是無法跨區域調車。
  早晨6時許,報社領導向記者傳來喜訊: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可以派車接人。本報同時派出鄭州、鶴壁兩路記者趕往現場。
  柳暗花明|鄭州“移動ICU”長途轉運
  早上6時50分,當眾多市民仍在睡夢中時,鄭州六院院長助理王素倩已帶領重症監護室副主任魏義勝、肝膽移植外科主治醫師趙明海及重症監護室護士長等6人組成的專業隊伍,踏上前往滑縣的路途。
  承擔此次長途救助的救護車,是該院唯一一輛高設備救護車,車上有呼吸機、除顫儀、心電監護儀及大桶氧氣甁等,被稱為“移動的ICU”,大河報記者隨車採訪。
  7時30分,救護車從惠濟站駛入高速。醫護人員開始商量對接及救治方案。王素倩反覆叮囑加快行車速度,並不斷與病人家屬聯繫。
  “凌晨收到大河報消息後,我第一時間與病人家屬聯繫,聽到家屬無奈的哭聲,我難受至極,立即召集醫院多個部門負責人組成專家隊伍,並調來這台高設備救護車。”王素倩說。
  8時40分,救護車從衛輝駛離高速。經過一段省道路程,9時20分,終於來到傷者所在醫院。下車,問醫生,看病人……掌握病人情況後,魏義勝稱,病人已無自主呼吸,雙瞳孔散大固定,在醫學上,這已屬腦死亡;在大劑量升壓藥維持下,雖有生命體徵,但醒來的幾率低之又低。
  有希望就不放棄,在病人家屬強烈要求下,鄭州六院醫生迅速與當地醫院交接,準備轉院。從鄭州到滑縣需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擔心隨車的兩甁氧氣不夠,醫生又從當地醫院調來一大瓶氧氣,並備好升壓藥等藥物。
  跨越“驚險”|綠色通道為生命護航
  10時20分,轉接工作就緒後,救護車開始返回鄭州。據六院醫護人員介紹,轉運途中維持生命體徵很關鍵。心率、血壓、血氧飽和度、呼吸道暢通……為保證病人生命體徵不出意外,從上車那一刻起,幾位醫護人員就進入高度緊張的工作狀態。
  “雖說在急救車上,但和重症監護室一樣,這是一個團隊的工作。”魏義勝說,重要的是,保證病人呼吸道暢通及血壓正常,最擔心病人經不起折騰。
  目的地一點點靠近,大家都恨不得讓急救車插上翅膀,飛到鄭州,欣慰的是,病人的生命體徵還算正常,與上車前相比幾乎沒有變動。
  “不好,呼吸機頻率變慢,趕快使用簡易呼吸氣囊。”上午11時40分,正當大家有條不紊地工作時,護士長髮現病人呼吸減慢,血壓出現波動,隨車醫生趙明海立即改用簡易呼吸氣囊幫病人呼吸,因為該氣囊需人工不斷擠壓,短短幾分鐘,趙明海已額頭冒汗。所幸,在緊急救助下,“驚險”被化解,病人情況轉為正常。
  中午12時,救護車抵達京港澳高速鄭州莆田站,為保證病人順利入院,王素倩與醫院聯繫,讓其開通綠色通道,病人直接進病房。
  可移動病床守在樓下,電梯門已被打開,醫護人員靜候。12時30分,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,救護車終於抵達鄭州六院病房樓下,綠色通道暢通,不到兩分鐘,傷者已被送入5樓重症監護室。
  最新進展|專家會診,期待奇跡發生
  昨晚6時30分,記者從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獲悉,針對該病人,昨天下午,該院專家聯合鄭大一附院的教授進行了會診,結果仍是:已屬腦死亡。但傷者家屬強烈要求醫院繼續用藥治療,期待奇跡發生。
  一次危重病人轉運,牽出大家對急救車的諸多疑問。在河南,跨地急救是如何轉運的?配有呼吸機的急救車很少嗎?……  (原標題:危重病人轉院難,多地尋找急救車)
創作者介紹

Mt Everest

yc90yckwb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